关于“窦唯为何给手游献唱”,我们找到了另一个答案

14 400

肉体上,我离窦唯最近的一次,是和西山居世游的欧阳沈磊握手时。欧阳是IP事业部的总经理,因为工作原因,和窦唯有过物理接触。

10月10日,窦唯在知乎发声,回答了一个6年前的提问:“窦唯目前在干什么?”

窦唯的知乎首答

一个平日低调、连微博都不用的人,突然注册知乎答题,还是“挖坟”,怎么看都有些蹊跷。有好事的网友便去微博留言问臧鸿飞——臧鸿飞是摇滚圈的,他上《奇葩说》辩论时,曾说过自己是窦唯的朋友。

臧鸿飞在节目里说,这两年有各种大企业找过窦唯,说不管多少钱,只求他来唱首歌,做个代言,窦唯都拒绝了。“我不要,我有一辆自行车,我每天都能吃一碗面,我够了。”

10月11日,臧鸿飞发了条微博:“窦唯怎么可能不上微博、没有公众号、这么多年没露面,突然注册一个知乎呐?还发修过的照片在录音棚的。一看就是假的呀!知乎的崔健也是假的,别假高潮了都散了吧。”

事后他删除了这条微博。

崔健在知乎回答里,发过和网友打招呼的短视频

10月12日,窦唯真的公布了一首新歌,还是为手游写的主题曲。这事儿争议不小,较负面的声音里,要么对“窦仙下凡”感到失望,要么觉得窦唯是缺钱才下的海,总之对于他和手游扯上关系,横竖不是滋味。

当我为了窦唯这事儿去见欧阳,他坦言:“请到窦唯这么牛的事儿,公司一直不让我说,我足足憋了半年。”

见欧阳前,《魔域手游》找窦唯唱主题歌,是最让我费解的选择。在西山居的预期中,这款手游的目标受众是四线以下城市的80后人群,多为基层劳动者或个体经营者,世游网站的新闻稿中,更直言《魔域手游》想做手游界的“快手”——怎么看,窦唯的个人特质、音乐风格,都和这个玩家群体不沾边。

但这并非欧阳的主意,是世游CEO郑可第一个提出来的。“他觉得窦唯是中国摇滚乐的一个代表。”

1994年,窦唯在香港担任过Radiohead的暖场嘉宾,献唱《黑梦》专辑中的歌曲,深受震撼的Radiohead曾邀请窦唯赴英国巡演,并希望窦唯担任其新专辑的制作人,可惜均未成行

最开始他们的想法是,既有代言人,又有主题曲,就是两条腿走路。欧阳跑到艺人经纪圈里问了个遍,考虑过的代言人有40多个,可主题曲创作,自始至终人选都只有窦唯一个。

“老板心里只有这一个选择。即使运营团队觉得和我们的用户对不上,他仍然力排众议。”

要说郑可不喜欢窦唯,我肯定是不信的。

可接手这件事的欧阳,心里却打起了磕碜。他和窦唯没有私交,又没人搭桥,按窦唯平日的作风,通过一般艺人经纪都不一定能联系上。

“去年11月份,我们终于找到一个认识老师的人。我才知道老师不仅没微博,连微信都没有。”

那会儿窦唯正忙着做专辑,他给那位中间人发了短信,中间人又给欧阳截了图,里头窦唯只回了八个字:“机缘未至,感谢邀请。”

今年4月,欧阳第二次向窦唯发出邀约。这次,他等到了窦唯的电话:“我们见个面聊一聊吧。”

欧阳没有透露具体方位,只说他和窦唯第一次见面,是在北京某个公园的茶馆里。那个小茶馆四面开窗,窦唯就点了一壶功夫茶。欧阳给窦唯递烟,窦唯没接。欧阳开始担心会被窦唯撵出去。

“其实老师从来不接别人的烟,他现在只抽‘XX’——啊,牌子别说出去,怕老师不高兴!”

拍照这会儿窦唯抽的还是金桥,最早听说是大前门,前几年是点八中南海,不过现在口味变了

而窦唯会来,是因为对三个问题感兴趣:人为什么要玩网络游戏;游戏音乐是什么样的;你们为啥叫西山居。

前面刚分析完玩家心理、讲完20多年企业文化的欧阳默默咽下一口茶:“我们公司老板,老家那个村叫西山村。”

当天聊完,窦唯什么也没说,只说资料简略,要更细的,给欧阳留了个邮箱。资料过去后,又隔了半个多月,才有了第二次碰面。欧阳事后才知道,当时窦唯对这个项目已经产生了兴趣,也有了腹稿,只是不说而已。

欧阳再三保证,音乐创作由窦唯自由发挥,他们绝不干预;任何营销活动,事前都会跟窦唯本人沟通,他不愿意就不干。最终,窦唯才点头:“我们走合同吧。”

“他从来没接触过游戏音乐,也没做过这种类型的东西,才决定试一试。”欧阳顿了顿,“外面说窦唯缺钱,我觉得纯属扯淡。能把他请出来真的很不容易,这并不是钱可以解决的事。”

合作谈成以后,剩下的问题是,窦唯这首新歌会不会有词——近年来,除了为电影《武侠》献唱的《迷走江湖》,和那些作为“乐器”、交织在音律中的呢喃念白,他已不在专辑里开嗓唱歌。一位看过窦唯演出的观众说,一开始看他上去各种摆弄乐器,以为他在为演出调音,正暗自感叹专业,直到他下台,才意识到已经表演完。

这说法自然有夸张的成分,但窦唯后期越来越实验性质的音乐,的确让不少听众听不懂,这也是部分人说他出世成仙的原因。

2015年的东海音乐节,窦唯和父亲窦绍儒共同完成了专辑《天真君公》的演出,他们全程隐没在灯光外,人声只是念白,台下有不少不知所措的听众

但窦唯本人拒绝“窦仙”这样的称呼,甚至于欧阳夸他是“音乐创作人”“艺术家”时,窦唯都会严肃地摆摆手。

“别,别跟我提这几个字。我既不是艺术家,也不是创作人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,这个事情叫音乐。”

7月底,窦唯拿着iPod和监听耳机,在茶馆给欧阳听了歌曲小样。那会儿烈日炎炎,温度还没下来,可欧阳听完心里就凉了半截——除了“呜呜呜”的闷哼,小样里没一句词儿。而“有歌词”,是运营团队向老板妥协后,对这首歌的唯一要求。

“老板倒是听得很高兴,可我头疼。纯配乐的话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营销。”

直到8月初,主题曲的最终版本出来,欧阳胸口的大石才终于落地。他仔细读了窦唯写的歌词,发现所有内容的确都来自游戏。“这说明我们给的游戏白皮书,老师是认真读过的。”

到需要拍宣传照时,欧阳也直接和窦唯约在录音室,而非摄影棚,就拍拍窦唯平时的工作状态。平日窦唯都是一条短裤出门,为此还是特意穿得正式了些。

“看吧!我今天为你们穿了长裤噢!”

当天摄影师拍了一百多张照片,最后留下的5张是窦唯自己选的。最终,除了官网和新闻稿用了用,他们自己办公室里贴了贴,这仅有的5张照片,没用在任何公共场合的宣传物料里。

“老师说,我只是做了一首歌,不想走在地铁站还看到自己的脸。”

而《魔域手游》为了等这一首歌,发布日期生生从7月推到了10月。

窦唯亲选的5张宣传照都在这里了

国庆节期间,窦唯出了趟远门。他跟欧阳说,他已多年没出去玩过。期间,欧阳尝试和窦唯沟通,可窦唯始终不愿意开微博。尽管用着家人送的iPhone,但手机对他而言只需要电话、短信这些基础的通信功能。

最后,在了解各个社交平台的性质后,窦唯答应在知乎发声。欧阳给他发了注册好的帐号,给了大概方向,让窦唯自行找问题来回答。

欧阳说,直到窦唯发布回答前,公司内部很多人都不看好“窦唯”这个选择,但出乎意料的热度,替老板打了所有人的脸。当时他们前后已经写了十几套营销方案,宣传推广箭在弦上,最后一刻都被欧阳紧急叫停。

“我们决定,让它自然发展。”

之前,许多媒体找上门,想跟欧阳聊聊这背后的故事,都被欧阳推掉。

“为什么愿意跟我们聊呢?”这是采访伊始,我问的第一个问题。那会儿我刚刚松开欧阳握过窦唯的那只手。

“我喜欢触乐写的那篇关于窦唯老师的万博娱乐平台。”

我突然想起,老板给过我一张窦唯《重返魔域》单曲的黑胶碟。那原来是西山居世游给我们寄的礼物。

事后我才知道,老板得知可以采访后,曾试图通过欧阳,寻求跟窦唯聊聊的机会,但欧阳说老师还在外云游,至今杳无音讯。

“不开玩笑,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联系上他。”这是欧阳的回答。

    发表评论
    • 1131万博娱乐平台总数
    • 5014会员总数
    • 28评论总数

    欢迎打赏投稿

    我要投稿 我要打赏

    热门推荐